標籤: 儒道:我是三界聖人!


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儒道:我是三界聖人! ptt-第86章 秀技術,秀與被秀皆在一念之間相伴

儒道:我是三界聖人!
小說推薦儒道:我是三界聖人!儒道:我是三界圣人!
徐君生只记得离开心海的时候,傲胜早已不成龙样了。
修 文物
意识回归到现世,徐君生将目光看向了那百凤塔之上,那里似乎已经有了林虞芸的波动。
此刻徐君生心有所感,将眼眸化作了青烟看向了两女。
上官云还好说,就跟个好奇宝宝般东张西望,而唐若冰不同。
唐若冰的神情随着越来越接近那第一千层,似乎心态开始发生了变化,似乎她在等待着什么…..
而以天地心境的状态看向唐若冰,能清晰的捕捉到她情绪深处的那缕愤怒火焰中的哀伤。
是因为她的师傅被夺舍的缘故吗?
师徒情深,令人感动。
就是不知道小爷何时见到自己的师尊了,哪怕是遗骨小爷也要将你这雷云宗给踏碎!
当务之急是先找到夺舍林虞芸的那女子,问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,如果真是如我所想一般,那小爷心狠手辣的程度绝对让你们夜不能寐。
想着,徐君生浑身的法力疯狂的暴涨,顷刻间就要冲到那第一千层了。
综刊插画
与此同时徐君生的掌心开始滚烫了起来,那些泥人似乎在此刻法力全部干涸,似乎想要从徐君生这里得到补给。
大概拦了两炷香吧,辛苦你们了,接下来靠小爷我吧。
徐君生没有选择补给,而是缓缓将掌心那道黑洞熄灭,却怎料那空间瞬间被撕裂开了一道口子,数不尽的泥人从那空间中归来至其掌心之中。
空间大道?
说实话,以徐君生如今的水准不难看出这其中所蕴含的神机。
似乎那百凤塔要有所感应,可徐君生将之前闯关所得到的精纯灵液倒入那黑洞之中,恐怖的吸力瞬间暴涨,顷刻间将这些泥人全部收完。
.此刻徐君生冷哼一声,以那小女孩大摇大摆的想要来到这里,至少还得需要半个时辰!毕竟那小女孩十不存一,所以如今率先解决掉你,林虞芸!
徐君生的瞳孔中闪过几丝火焰,顷刻间显形而出直接踏入那第一千层。
这百凤塔此刻有所感应,竟要凝聚出实体般的火凤凰,可哪知徐君生凝聚出的那刻,踏入了第一千层。
凤凰刚凝聚而出,看着空无一人的第999层,凤头上的火焰灼烈燃烧起来。
草?
凤凰鸣叫,似有不甘。
“给你爷爷我等着,你看那第一千层不虐死你!”
“跟你爷爷我卡bug?”
凤凰在焦躁的同时逐渐散去。
第一千层!
徐君生带着两女出现在了这里,瞬间有些发愣,这里与之前完全不同。
简直就像是一处小战场,到处都是残骸,到处都是尸体与鲜血。
“这特么不是当初东海之上的那方战场吗?怎么出现在了这里?那就是,这里不止那个小女孩的残魂了?”
“好兄弟,你要不三十六计走为上计?”心海中傲胜有些急促的声音传来,这里的确让傲胜慌神了起来。
毕竟这方古战场,可是曾经他所有东海的阴影,那片只有一小块,也足以见得当初那场战争的惨烈。
血液的味道扑鼻而来,让上官云不禁有些反胃了起来,她不是没见过杀人的场面,但是没见过将尸体堆的如同山那般高,到处都是血的汪洋。
唐若冰没有说话蹲了下来,看着脚下那森森白骨,轻轻将玉手放到了那白骨之上。
“元婴九重巅峰……”唐若冰有些沉默了下来,在那战场的最边缘,接近化神境的存在居然只是炮灰?
连主战场都进不去?
看着这森森白骨上的戒指,唐若冰心有所念将其取了下来。
储物灵戒。
来自元婴九重巅峰的储物灵戒,唐若冰试着将其打开,可却发现哪怕这封印的波动的确经过千年异常弱小,可也不是她筑基九重能打开的。
徐君生刚和傲胜对话完,看着这方古战场心中浮现着一缕焦躁,就怕这里不止小女孩一道化神境残魂。
不是说镇魔塔是用来镇压那小女孩的吗?可为何当初的那古战场的残骸,却被人给挪移到了这里?
看着唐若冰对着储物戒指愣愣发神,徐君生一道神识汹涌而出附到那戒指上,瞬间将封印打破。
唐若冰有些感激的看了眼徐君生,一口香气吐出,用法力将那戒指中的东西取出,有丹药,有武器。
丹药拿出的瞬间化作了飞灰。
好像那戒指中的丹药似乎早就随着时间的流逝,早就失去了所谓的耐药性。
拿出的武器也有灵器巅峰,可遇见外面的空气后也是迅速的腐蚀了起来,掉落到了灵器初期左右。
可这也是灵器!
这锈迹斑斑的灵器乃是一柄长剑,剑身长九尺,似乎有着寒冷的微凉,与唐若冰身上有些呼应。
徐君生见状将法力以特殊的方式共振,变成了温度冰冷的火焰,这控制火焰温度的方法乃是在那炼器数千年中,所学来的。
我的人生不在异世界
徐君生用法力将那长剑卷起,以天地为熔炉简单的进行了一番锻造,这炼器师太辣鸡了,明明是一块有望成为仙器的寒铁被生生炼制成了灵器巅峰?
真是暴殄天物啊!
不过也因为时间太长了,经过数千年没有灵气滋养,若非仗着材料早就成废铁了,不过你遇到了小爷。
那便有了希望。
随着徐君生的淬炼,那柄寒剑渐渐恢复了曾经的本能,但还是只达到了曾经灵器巅峰,毕竟想要踏入仙器除非在炼制的时候,徐君生就完全接手。
然后徐君生将这灵器仍还给了唐若冰。
唐若冰感受着手中武器的威压,美眸不禁有些复杂的看了眼徐君生。
徐君生不在理会直接往那古战场中心赶去,哪里才是最终他们要前往的地方,如果说外面就有灵器巅峰的武器,那么古战场中心将会出现传说中的仙器。
徐君生吞咽着唾沫,脚下阵阵云彩涌现而出,就这般飞了过去。
那在路上上官云也没少将储物戒指捡起放到了怀中撑起了满满当当,她是不会指望徐君生来帮她打开的,她要这些带给家族。
让家族中那些大能出手,来开启这灵戒。
此刻古战场中,已经不仅仅是尸山血海般,而是空气中都弥漫着红色的雾气,似乎是鲜血凝结而成,千年了!这里居然还没有散去?
在那古战场中心徐君生清晰的感受到了有一尊恐怖的存在!
那绝对是超越洞虚境的存在!
甚至到了渡劫,或者是传说中的仙人,但是徐君生根本丝毫不敢去想有着所谓的传承,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,谁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?跟修仙者何干?
修仙者那个不是有着转生重生,再度夺舍的能力?
徐君生就怕这千年来那恐怖的魂魄还依旧存在着,既然能跟那小女孩共存,那就必定属于异族,而并非人族。
此刻在那一尊恐怖骸骨的旁边,林虞芸跪坐在地上,满脸虔诚。“大人,请您将我之身体当作转生容器,这将是奴儿的无上光荣。”
“退下吧,本座怎么可能会夺舍自己的仆人?”
“所以小姐呢,小姐没跟你一块回来吗?”
那尊骸骨中传来低沉的声音,似乎有些担忧那小女孩的处境。
“大人,小姐被个只有金丹境的凡人给拦了下来,让奴儿率先来报信。”林虞芸跪在地上,头不停的磕着,可嘴角却始终有些诡异。
恐怖的风暴从这骸骨中卷出,将林虞芸刮出百丈远,血雾都消散掉了。
“混账!”
露出了徐君生三人,那低沉的声音似乎有些停顿了下来。
“你们是谁?怎么到的这里?”那道声音缓缓响起,似乎有些疑惑。
“大人,就是他们逼出了小姐的身化千影。”此刻林虞芸站了起来,鲜血止不住的喷涌而出,指着徐君生愤声喊道。
徐君生心里有些咯噔,尼玛这是什么?
打不过之告家长系列?大锅,你不会这么没脑子吧?
“金丹?”
“既然这样,那就留下来吧。”
那尊骸骨中居然涌现出了一团黑雾,一只滔天大手狠狠的向徐君生拍下。
那随手一击,竟然也有了化神的力量!
此刻徐君生喃喃着属于自己的道,两千五百丈道身瞬间凝聚而出。.
漫天金莲升起,试图能抵挡些许这恐怖的存在。
“跑!”徐君生大喊一声,将唐若冰与上官云夹在了腋下,疯狂的逃窜而出,他不知道他这个道之化身能抵挡多久,但是能抵挡片刻也就足以了,既然这百凤塔控制不了空间,那小爷可以靠七十二变施展复制出空间之道。
哪怕只有十之五六。
“哦?道之化身?”
那道声音中似乎有些疑惑,金丹境的徐君生是如何施展出化神境才有的道之化身?
这不禁让他有些感慨了起来,“不愧是能逼出小姐身化千影啊,要知道小姐施展出这个道法,可就代表着遇到了生死危机。”
“只要有一道黑影存活下来,小姐便有了复苏的可能。”
那团黑雾看着逃出极远的徐君生,稍微有些认真了起来。“停下来吧。”
黑雾中似乎凝聚出了一条漆黑无比的手臂,一指点向了徐君生所在的空间。
彻底将其完全封闭!
马蛋?跟小爷秀空间之道?
看你秀小爷,还是小爷秀你!
只见徐君生催动了七十二变,施展出了同样的空间之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