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籤: 十無易


有口皆碑的小說 《天蒼穹月!》-第6章 拔雲見月分享

天蒼穹月!
小說推薦天蒼穹月!天苍穹月!
铮!
这逆斩而上的一刀很快,很果断,没有什么花样可言,刀锋所过之处,重影层层,爆发出无匹的冠捷之气。
“好快的刀式!”
古玩人生 小說
我在异界有座城
墨少龙眼中浮现出一抹讶异,我的反应速度有些出乎了他的意料,旋即冷喝道:“小子,让你见识一下我雷云阁的剑法!”
任 怨
轰!
冷喝声落下,墨少龙手中长剑雷光大盛,用剑截住了我的刀锋,碰撞瞬间,只见他脸色骤然微变,随后在雷光的暴涌之下,闷哼一声,身形弹飞至半空中,消失不见。
“唔?”
我能清晰的感觉得到,对方虽然挡住了我这一刀,但身形飞至半空中,那是被力道撞击造成的。跟起初师傅教我练刀时,用块黑布蒙着我的眼睛,然后让我拿着一根棍棒击飞他扔过来鸡蛋般大小的鹅卵石。
这修炼之法称之为:闻风辨物,气神合一,能使刀法在快和准的领域上提升到另外一个境界。刚才那手感,跟击飞鹅卵石的重感一模一样,绝对错不了。
“好钢猛的力道,若我手中的剑是普通凡铁所铸造,估计非得被他那一刀给斩断不可!”
墨少龙内心暗惊的同时,感觉自己仿佛像个球一样,被打飞起来,内心那滋味极为不爽,面孔顿时变得愤怒扭曲。刚出手几个回合就吃了暗亏,他堂堂墨家少爷,雷云阁弟子,竟然被一个土鳖子玩弄?处尊优贵的他,怎么可能咽下这口气!
轰!
旋即怒喝一声,顺势在半空中拉开距离,施展雷云阁的身法混入四周景物,不断变幻位置。
“咻咻!”
闪动几个瞬息之间,我身后乍现剑光,墨少龙身影从中贯穿而出,这一次,他双眼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傲慢,取而代之的是凌厉的凶光,显然,被我刚才那一刀给震怒到了。
“给本少爷死来!”
伴随着怒喝声落下,墨少龙手中长剑雷光暴涌,形成一道两指宽细小尖锐的锋芒利刃,连眼前的空气都被那凌厉的雷芒生生洞穿。
感受到身后突然袭来的凌厉雷芒,我也是怔了一下,紧握手中黑刀,提气向后一刀劈出,狠狠的与对方雷芒憾在一起。
叮!
一声刺耳低沉的声音响起,刀锋错开了墨少龙袭来的长剑,他身形在半空滞了一下,迅速恢复正常,眼眸里的冰冷再添几分,而我也被那猛烈的反作用力,震退了几步。
墨少龙见状,立马把握机会,手中银色长剑雷芒涌现,身形闪影模糊,一道道漫天雷芒剑影天花缭乱,几乎密布了我周身,尖锐的破风声不断在擂台上响砌。
面对着墨少龙如同疯狗般的攻势,我神色冷漠,刀身纵横变幻,在四周形成弧形刀气抵御。虽然对方的身法和剑法速度极快,但依旧逃不过我的精神力感知,自从突破到了术字境凝炼出一道精神印记之后,我的精神力窥探得到大幅度提升,任何暗中隐藏的杀招,都逃不开我的精神力捕捉。
当当当…
一连串金属交错声响起,双方刀来剑往,看得四周众人一片哗然,让他们没想到的是,墨少龙那声势浩大的雷属性剑法,无论如何凶猛刁钻的进攻,每一次都被我准确无误的抓住并击了回去。
“雷云劫!”
攻势屡屡被破掉,墨少龙脸色终于浮现出一抹森冷怒寒,那满天雷芒剑法徒然一变,雷鸣乍响,疾速汇聚成一点,闪电缠绕整柄剑身,夹杂着一股毁灭的雷霆气息,狠狠地朝着我的胸口刺来,这若是被击中的话,恐怕胸膛当场被炸开一个窟窿不可。
我急忙抽刀向后拉开距离,深吸一口气,双手握刀轻喝一声,一股无匹强悍的气息破体而出,脚下的地板瞬间龟裂出无数密密麻麻的裂缝向四周蔓延,众人脸色皆是在此刻一变,因为此时我爆发出来的气息,竟然丝毫不弱于三重天化形境强者的实力。
“三重天化形境强者?”
“此人的修为恐怕不下于墨少龙,看样子,已经接近化形境后期了!”
“可是…他散发出来的真气,为何没有凝聚成形?”
体内开辟出丹田,就达到一重天丹成境,能运用掌指释放真气形成攻击,是二重天纳气境的能耐,而三重天化形境强者,能把自身真气凝聚成形。
真气本是无形无色,想要把它凝聚成形,谈何容易,很多修炼者都是因为卡在这个瓶颈上,无法再进一步,而能跨出这一步的,本身修为和实力无疑就会达到一个质的飞越。
我主修的是“九重揽月刀法”,这刀法有个奇特之处,它不以“九重三太”的修为境界作为分水岭,修炼者的实力跟着刀法变强而变强,所以我自己也不清楚,修炼到的第二层刀法后,究竟能跟第几重天的高手对战!
在周围众人惊呼和疑惑之时,我双手握刀,聚气凝神将真气力量灌入刀中,腾空飞出,一刀斩向墨少龙怒袭而来的剑光雷芒。
这一刀是我在月牙谷修炼之时,以纯粹的真气和力量磨练而出的刀势,能把谷中飞流直下的瀑布斩断分流出来。
轰!
我斩出的刀气犹如惊涛拍浪般,在半空中带着一股无匹的磅礴之势,在众多震惊的目光中,以硬碰硬的姿态,猛然与墨少龙的雷霆剑芒碰在一起。
轰…咔嚓!
前后两次低沉的巨响,两道攻击产生的冲击波,直接把擂台上的地板砖炸得四处飞散,中间出现了一道十多米长的刀痕裂缝不断蔓延。
而裂缝蔓延的末端,一道身影被震退滑出数段距离后,才稳住身形。当众人看到那被震退之人,不由得爆发出一阵惊呼来,这一次对碰,居然是墨少龙落入下风了。
“可恶…此子究竟是何门何派的弟子?柳家是怎么找到他的?”
墨家坐席这边,一个个瞪大眼睛望着这一幕,脸色瞬间变得阴沉如水。反观柳家这边,倒是没有太多变化,似乎都在意料之中。
“很好,没想到你也是三重天的修为,难怪柳家会变得如此自信,值得我全力出手!不过…刚才那一刀已经是你的全部实力的话,那接下来,你就做好领死的准备吧!”
墨少龙持剑回到擂台中央,话音落下的瞬间,体内无数雷电噼噼啪啪从体内窜出,他将剑身一纵,面孔流露出许些狰狞,双眸逐渐变成白色,不断有雷电在其中游走,十分诡异。
“小子,让你见识一下雷云阁顶级剑法:惊雷双决!”
轰隆…嗤嗤…
低吼声伴随着轰鸣,墨少龙周身真气迅速凝聚成形,与普通三重天化形境强者不同的是,他的真气凝形蕴含着雷电之力,转瞬即逝间,全身又爆发出璀璨的雷光,紧接着在他身上分裂出一道雷影。让在场所有人头皮发麻的是,这道雷影与墨少龙有着几分相似之处,无论是动作、还是修为,都与本尊相仿。
“开什么玩笑?这雷影分身竟然同样有着三重天化形境的实力?”
“如此一来,慕辰那小子岂不是要同时面临两名三重天强者的围攻么!”
“这就是雷云阁的顶尖剑法之一,惊雷双决?今日果真是大开眼界了…”
望着擂台上使出惊雷双决的墨少龙,两者皆是三重天实力的恐怖气息,众人倒吸一口冷气,一片哗然。柳家众人也是脸色微变,柳如烟两姐妹紧握着柳长风的手,娇容满是担忧之色,她们知道慕辰还有一张术法底牌没有使出来,但同时面临两名三重天强者的进攻,危机程度大有不同。
然而,当他们焦虑的目光落在我身上时,我却对着墨少龙流露出更多的是惊讶的神情,并没有表现出很震动的样子。
墨少龙与雷影分身持剑而立,周身布满狂暴的雷电,散发出来的气息死死地锁定了我。那迎面扑来的狂风散发着毁灭的味道,我精神力清晰的感应得到,这一道雷影分身实力比墨少龙本体弱了一线,处于三重天化形初期修为,毕竟靠着惊雷双决剑法的奥妙,强行把自身力量分散出来,分身不可能与本体佣有着同样的实力。
不过,这一套剑法也够够惊世骇俗的了,若是修为更高的人修炼,岂不是可以分出一道实力与自己相仿的雷影来。同等级的情况之下,二打一,足以轻松碾压对方!
雷影分身成形之后,墨少龙那双白色的瞳孔浮现出一抹杀意,银色长剑挥舞的同时,身形闪现而出,两道人影一左一右,剑法之快,双剑直逼我全身各处要害。
咝咝咝…
我目光一凝,疾速挥刀击开袭来的双剑,身形退至半空中,雷影迅速跟了上来,墨少龙紧随其后,一前一后,在半空压制着我打。雷属性剑法本身就以快为境意,双剑配合之下,丝毫不给我喘气的机会,躲过了致命的一剑,另一剑又接上。
面对两名三重天化形境强者的同时进攻,普通同等级的高手根本无法扛得住,走不出几个回合,估计就得落得个重伤的下场。
不得不说,墨少龙无论是修为,剑法,手上的宝剑,都是上上之选,难怪战斗力如此强悍,同等级级之中,恐怕还真没几个是他的对手,这嚣张的资本果然很足啊!
对于我来说,这种场面的对手早已是见怪不怪了。自小在月牙谷村里头,我的对手都是师傅和村里长辈们,他们一个个实力深不可测,即便我拼命使出吃奶的力气,也伤不了他们分毫。
那时候,我甚至都开始怀疑自己练了十几年的功,到底是不是天底下最菜鸟的一个,当出山的那一刻,师傅问我想要什么,我便发自内心的一丝自卑和狂热地回答道:“扬名立万”。
果不其然,在半路救下柳如烟两姐妹,一刀干掉了两个山贼的当家之后,我才慢慢清楚自己的能耐。而墨少龙,正好可以拿来给我试刀。
此刻全场目光聚焦在擂台上进入狂热的战斗之中,墨少龙使出的雷云阁顶级剑法,实力大增,双剑雷霆般的攻势,不断向我发难,战斗以一边倒的趋势,眼看落败几乎是时间的问题。
“能逼出龙儿使用惊雷双决,此子的天赋也是算是个惊才之辈。他使用的刀法,似乎不在五阁之列,也不像是其他大宗门派的弟子,大乾帝国何时出现此等年轻的刀客强者?一直曾未听说过!”墨家主眉头微皱。
一旁的雷云阁长老摇了摇头,道:“天下之大,除了五阁二谷一宗一门一岛之外,卧虎藏龙之辈比比皆是。不过…论剑法,掌控着神兵天苍剑灵的三阁一谷,每一道剑灵都拥有一部剑道宝典,这四部剑道早已争霸多年,还未曾有过任何用刀的门派能够憾动地位。少龙已经使出本阁的惊雷双决,对方若是再没有其他强大的底牌,胜负已经开始明显分晓。”
“长老说得的是!”墨家主微笑点了点头,扫去心底多余的顾虑。少龙虽然修炼的是衍生剑法,比不上真正剑灵的剑道宝典,但那好歹也是神兵天苍剑灵所衍生出来的,不是任何刀法都可以抗衡的。
轰轰!
我闪身躲过几道宣泄而下的致命攻击,地板被雷剑炸出无数坑洼。经过几轮攻击的接触,我也是感觉得出,这惊雷双决有个缺陷。雷影分身并无自主战斗意识,在本体使出剑法时,分身会慢出半拍才做出进攻反应,中规中矩,剑法出招路数与本体相同,并无一二。
基于这两点,说明对方还没有完全熟练掌控这部雷云阁的顶级剑法,一部好的顶级剑法怎么会露出如此大的破绽呢!
墨少龙自然清楚自己剑法修炼未全,因此在进攻的路数上,施加了身法配合,在一定程度上减少破绽,使本体和分身变得灵活,不过…这样一来对他的消耗很大。
叮!
黑刀与银色剑影交错,发出清脆的响声,从我身后突然袭来的墨少龙本体倒退数米之远。
“可恶,这小子似乎能捕捉到我身法移动的轨迹?”稳住身躯,墨少龙吃惊的同时脸色越发难看,这一次,他感觉自己踢到铁板上了,即便使出引以为傲的剑法,对方依旧如此难缠。
“不行,我的雷影分身支撑不了多久,再这样打下去,非得被对方活活耗死不可!速战速决。”
墨少龙内心闪过一抹阴寒,单手一抓,将雷影分身控制在一旁,随之剑法一变,银色长剑雷芒大盛,一跃而出直接来到我跟前,这速度比之前还要更快,两柄闪烁着雷芒的长剑同时刺向我面门。
“惊雷绝杀!”
咝咝…
双剑破开空气阻力,在距离不到两米之时,双剑爆发出刺眼的光芒,只见两个芒点霎那间融合成一个。旁人或许看不清楚,但我的精神力很清楚的洞察得到,那是雷影分身与本体融合了,而双剑合璧之下,瞬时爆发出一记强大的绝杀剑招。
感受着迎面笼罩而来的雷霆毁灭气息,我目光一凝,被这剑击中,后果很严重。脚下条件反射般的向后倒退拉开距离,眼看避无可避,我单手紧握黑刀,深吸一口气,体内真气疯狂运转起来!
“如果这就是你的最强杀招?那么,接下来,该换我了…”
我冷喝一声,体内真气沸腾起来,周身冒出来的红色真气犹如一团火苗,紧接着,气息瞬间节节攀高,如潮水般扩散开来,在擂台上刮起无数涟漪。
“不好,这小子隐藏实力!”
“龙儿情况不妙!”
墨家观众席坐上,雷云阁长老及墨家众人惊呼一声,脸色剧变。
“九重揽月刀法,第一层:拔云见月!”
在全场观众震惊的面孔中,我手中黑刀一横,身形婉转,那如潮水般扩散的气流像似漩涡般缠绕全身,当气流随之归附体内,我单手改为举手刀势,那染红真气烈焰的黑刀,迅猛地朝着墨少龙狂劈而下。
锵!
一道无匹的浅红色刀气,如崇山磅礴凝重,如撕裂云霄的游龙,拖着匹练长尾,与墨少龙的雷芒轰然相撞。
誘妻入懷:霸道老公吻上癮 西涼
轰隆…噗嗤!
两者接触的霎那间,强悍无匹的刀气直接将双剑合璧的雷芒斩碎,墨少龙只感觉到自己仿佛撞上重重叠浪的海啸般,无数刀气倾泻在他身体之上,护体铠甲碎裂,惨叫一声,一口鲜血狂喷而出,身形被刀气带飞出数十几米之远,适才缓缓停了下来。
“哇…”
墨少龙用剑身支撑着身体,一口黑血再次从嘴里喷出,此时他全身衣服没有一块的完整的,里面穿着的铠甲碎片不断掉落,样子狼狈不堪。用尽仅存的力气抬头毒怨不甘地看了我一眼,随后身体一软,一头晕了过去,不知死活。
这突如其来的反转,令全场观众变得有些措不及防,双方战斗本是一边倒的趋势,未曾想到最后却被黑衣少年一刀给解决了。作为大乾帝都最年轻的三重天化形境强者之一,雷云阁弟子墨少龙,竟然会在眼前这无名小子手上败得如此凄惨干脆。
“父亲…是慕辰赢了!”
柳家观众席位上,柳如烟两姐妹激动的拉扯着柳长风的衣袖叫道。柳家众人望着擂台上那道持刀而立的黑衣少年,皆是如释负重地松了一口气。
“哈哈,我两个闺女果然眼光不错!”
柳长风那一直绷紧的老脸终于流露出了笑容,而他眼眸深处更多的是震惊。那惊艳的反转一刀,究竟是哪一宗门绝学?方才那一刀挥出的时候,连他五重天绝地境的修为坐在这里,都感受到了一缕浓烈的威压,如此惊世骇俗的刀法,不可能寥寥无名。
不单是柳长风感受到了那缕威压,李家观众席的李家主,墨家主和雷云阁长老,鹿鸦道人等,从他们脸上那诡异的表情就可以看得出来。
这一刀很强,但对于五重天绝地境强者来说,这点程度的攻击,对他们造不成多大威胁,但那浓烈的威压感又是怎么回事?只可惜,无论他们怎么绞尽脑汁,也想不出此刀法的来历名号。
“一刀?败墨少龙…”
“好强,这是一名三重天化形境强者攻击么?连对方的护体铠甲都斩碎了!”
“呵呵…若是没有护体铠甲保护,这墨少龙恐怕要当场分尸了!”
整个擂台全场寂静了片刻之后,一阵阵喝彩声和议论纷纷四处响起。如此精彩绝伦的战斗,不枉他们挤破头皮来到里,日后也有了跟别人吹牛皮子的本钱了,而慕辰这名字,也会快在这大乾帝都内传遍。
在全场沸腾的欢呼声中,墨家众人脸色变得极为难看,作为本场决斗的主策者,原本是想借此手段吞并柳家,提升墨家的地位和威望。结果却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,这打脸般火辣辣的疼痛也来得太快了。
“快看看少龙伤势怎么样了!”
“龙儿!”
墨家主和雷云阁长老几人闪身来到擂台上,急忙给墨少龙探脉,他体内那微弱残存的气息,全身脉络被那一刀重创,损伤过半,也就是说即便今后治疗好了,恐怕也会沦为半个废人,根基受损,实力大不如从前。
得知墨少龙体内伤势如此沉重,几人脸色徒然变得阴森狰狞,墨少顷直接是站了起来,扭头对着我冷冷地道:“好,很好,小子,你敢废了少龙。拿命来赔…”
轰隆!
话音落下,墨少顷体内爆发出一股宏大的雷霆奔流,短短一瞬间直接遍布了整个擂台,这股强悍的气息令全场观众脸色都为之一变,不由得再次哗然起来,这墨家是输了要反悔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