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籤: 千荒錄


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千荒錄 千墟-第二十七 消彌酒熱推

千荒錄
小說推薦千荒錄千荒录
再说江莫尘缓步走到了栖凤宫,几乎是鬼使神差般的推门进去了,却看见宫内空无一人是,慌乱一瞬间布满整张脸。“小笙,小笙,小笙!”江莫尘急切地大喊,可空荡的房间只有余音阵阵。
上门 女婿
蜀中布衣 小说
SWEET MOMENTS
“她不会就这么回百妖山的,不会的,她不会离开我的!”江莫尘喃喃道,眼神却灰败了下去,他自己都不信这些话。这时,黑衣人又再次出现,江莫尘将情绪收好,“孤说过了,孤不需要你的帮助。”黑衣人也未说话,只是静静的看着江莫尘,随后从袖子内掏出一块晶莹剔透的石头,下一秒,江莫尘看见骨笙和一个不认识的人离开,脸上是他已许久未见的笑容。他的眼睛几乎是瞬间红透。“江莫尘,她能跑一次就能跑第二次,你还是觉得不需要本座帮你吗?”
江莫尘犹豫片刻,跌坐在椅子上,绝望与恨藏在嘴角微勾起一个瘆人的弧度。他将手放在自己的脸上,许久,“你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?”黑衣人桀桀一笑,“只是需要皇上的一抹真龙气运罢了。”江莫尘愣了一下,“好,我答应你,我希望你能帮我把她留在身边,但是,不能伤了她。”黑衣人恭敬一拜,又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玉瓶,“这玉瓶内装着的是消弭酒,能让妖怪暂时失去法力,到时候皇上只要倒一杯给她喝下即可。皇上应该知道的,百妖山的结界,没有法力打开是进不去的。”江莫尘接过玉瓶,黑衣人随后便消失了,只留下一句话,“骨笙回来之日本座还会来的。”
离开栖凤宫后,黑衣人在一处桥底现身,他看着自己忽隐忽现的手,知道时间无多,心下恼恨齐婉柔的身体太弱,承受不住自己的力量,没走两步就被迫从她的身体里掉了出来。他握了握手,安慰自己道很快就能拿到东西回去了,随即又消失了。远在栖凤宫内盯着玉瓶看的锦繁心下突然划过一丝不安,她皱着眉将视线投向天边,只见月亮被乌云遮蔽,看不见一丝光亮。
四日后,朝下一片混乱,江莫尘已经连续四日未上早朝,朝中大臣每日都在唉声叹气。而他本人在栖凤宫坐了四日,什么都没吃,上的东西换了一波又一波,太监们都快急死了。正当每个太监都在费尽心思让自家皇上吃东西时,一道黑影掠过,瞬间来到江莫尘身边而太监们也是除了李安全部晕了过去。
李安看见眼前的情景心里忍不住惊悚起来,李安是先帝身边的人,自认为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,但自从皇上娶了一只妖后,他的心脏总是时不时就经历一次考验,但这些情绪都被他好好的藏起来了。江莫尘将消弭酒丢给李安,“去,把这个瓶子里的酒倒一杯出来。”李安应了一声,心下疑惑,却还是没多问走出正殿。偏殿里,李安将瓶口打开,一股浓厚的酒香四处蔓延,沁人心脾。李安心里的疑惑更重了一些,却也想不通,这时便听见正殿内响起骨笙的声音,急急忙忙就出去了。锦繁站在偏殿内,闻着这股酒香,只觉得熟悉的很,却想不起来在哪儿闻过。
突然周身的空间扭动了一下,再次平静下来,她看见骨笙满是鲜血的躺在地上晕了过去。江莫尘看着地上的骨笙,眼睛阴骛看着身边的人,“我说过的吧,不能伤了她!”黑衣人手一挥将网收回,“皇上放心,这只是看着严重,其实不过障眼法而已,喝了消弭酒便会消失。”江莫尘将信将疑的命李安将酒灌了下去,江莫尘看着这一切的的发生,尔后甩袖离开了。
晚上,江莫尘走进栖凤宫,骨笙苍白着脸躺在床上,他缓缓走近,打量着骨笙,发现她身上并没有伤痕,松了口气,随即眼神复杂的看着正在昏睡的骨笙,他像最卑微的奴仆一样牵起她的手,“小笙,你…..终于可以永远在我身边了。”说着将脸埋在她的手里,如信徒一般,虔诚又绝情的将神留在了自己身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