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籤: 快穿之攻略黑化反派計劃


精品都市小说 快穿之攻略黑化反派計劃-第二百一十九章 病嬌會長的女王大人(47)

快穿之攻略黑化反派計劃
小說推薦快穿之攻略黑化反派計劃快穿之攻略黑化反派计划
“咯吱——”
随着开门声,惨白的光从门缝挤入,洒到抬头看来的两人脸上。
两人神色各异。
逆着光,能大致看清来人的身形,三十至四十岁的中年人,中等身材,有些佝偻,应该属于体力劳动者。
那人注意到里面的两人,嚇嚇笑了两声,在此情此景之下,颇有些疯狂的意味。
重生 之 軍嫂
刚好手中拿着修建草坪的电锯,拖拉着脚步走了过来。
江幺挑眉,心思回转一瞬,颤声道,“您能放过我吗?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……”
但是没想到示弱更让来人兴奋,她能听见男人咽口水的声音。
江幺心里大致有了猜测,面上的笑带着些讽意,真是——
整个福利院是没有一个正常人了是吗?
来人越走越近,江幺眉眼低垂,像是害怕极了,小男孩额角都是冷汗,像是想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事情。
但还是在男人靠近的那一瞬想要挡在江幺的面前。
荆沥动作极快!
江幺怔楞一瞬,指尖想要拦住他,却还是迟了一点。
“过来!”
电锯碰到小男孩的手臂,像是要整个锯下来。
“别怕……”
她颤抖着手想到扯开他的袖口看一看伤口,那个男人见到血更加兴奋,离两人越来越近。
锋利的锯齿出现在女人的发顶,只要一瞬就会把整个头颅一分为二。
电光火石之间——
“咚——”
大门被人一脚踹开,沈瀛神色沉沉,带着焦急和燥意。
一进门就看见这么可怖的一幕,他眸光冷厉,带着嗜血的冲动,大步走到两人面前。
那个陌生男人傻眼了,对突然出现的人没有一点准备。
沈瀛温润的客套面具揭下,脸部锋利的曲线尽显,凉薄狠厉和漫不经心才真正的浮出水面。
“幺幺….”他轻轻的蹲下,声音轻的像是一阵风都能吹散,“别怕,哪里疼?”
他像是轻哄害怕的小孩,谨慎的掌握着距离,以免受惊的小兔子惧怕。
江幺眼泪要掉不掉的挂在眼尾,茶色的水眸潋滟,“他…受伤了。”
沈瀛心中一悸,冷硬的心都有些酸软,他并不抗拒这种陌生的体验,有点后悔带江幺来这里。
江幺刚刚已经看过,幸亏阻止的及时,只浅浅的留下一道刀口。
沈瀛眉心皱起,听到江幺的话才注意到江幺身边的小孩。
荆沥从沈瀛出现就懵懵的注视着两人,心中有点奇怪——
唔,这个叔叔哄姐姐的样子好像电视里爸爸哄女儿一样。
啊,怎么还在他这个小孩子面前接吻啊!
带玉 小说
羞羞。
荆沥冷着脸和审视的沈瀛对视,一室寂静。
江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这俩人好像啊——
她摸了摸小朋友的头,又扯住大朋友的手,“赶紧去医院看看吧。”
小狼崽子和大尾巴狼对视,哼了一声靠近了温柔姐姐。
他对这个救自己愿意靠近自己的姐姐很依赖。
啧,沈瀛舌尖抵住上颚,低笑一声,更特么后悔带着江幺来这里了。
两人带着小男孩刚要出门,一队特警就冲进了福利院,警戒线围起整个福利院。
江幺看到惊慌的油腻院长,和神色或麻木或冰冷或嘲讽的小孩。
她叹息一声,晃了晃手,轻声道,“我们先去医院吧。”
沈瀛神色淡淡,显然对面前的这种状况并不意外,像是一切都在掌控之内。
等到了医院,荆沥被送去做一个小小的缝合手术,沈瀛和江幺安静的站在手术室外。
沈瀛兀的开口,“曾经也有一个小男孩——”
江幺扭头,无声的询问。
“他父母双亡后也被送进这个福利院,第一周就被选做“鼠”,那些“猫”们一起寻找,却在第三天都没有找到一丝踪迹——”
重生之美女掠夺者
“那个“鼠”的藏身之地被人从监控中找出来,那些“猫”们都围了过去,后来——”
大掌被握住,温度从交叠的双手传递。
他勾出一个温柔的笑来,“后来,那些“猫”们全死了。”
其中惨烈的过程他却没有提一个字。
那些“猫”全死了,“鼠”也满身伤痕,一度没有呼吸,甚至被那些人每日抽血,想要做基因实验。
江幺张了张嘴,却不知道说些什么。
沈瀛轻笑一声,敛眉道,“其实这些没什么,就是有点感慨。为什么那人没有像这个臭小子一般——”被人拉出泥泞。
他说的那个小男孩是谁,两人心知肚明。
与小不点前辈的同居生活
江幺抬眸,茶色水眸温和的弯起,轻笑着哄道,“现在碰见不是更好吗?”
沈瀛垂眸和她对视,带着些纯然的疑惑。
她勾起一个甜软的笑,像是哄小宝宝一般,“就可以谈恋爱了呀,以后永远在一起,是不是呀——”
“男朋友。”
唔,江幺心中道沈瀛睁大双眼的样子,像是个小孩子一般真可爱呀。
福利院的事情被警方曝光,一度登顶热搜第一,成为社会热议的话题。
#福利院 规范
#福利院猫鼠游戏
#官方监管正当时
人们也从一开始的愤怒,转移到背后操纵的人员,也有些人开始考虑以后的路该怎么走才好。
涉事的人员被依法逮捕,那些藏在背后的变态也被揪出来。
里面的小孩子十分棘手,最后只能先送去相关的心理医院进行治疗。
只能说,这是最好的结果了。
沈家书房,沈霖看到铺天盖地的新闻,面色黑沉一片,手中的笔记本被猛的摔在地上。
恶狠狠的道,“沈瀛!你总有一天——”
“呵!”
门被敲响,沈瀛慢条斯理的瞥了他一眼,缓步走进,闲庭漫步犹如过无人之境。
沈霖怒气满盈,怒吼道,“沈瀛,你在搞什么鬼?!
这里面有谁参与,你不是不知道!
你想要让沈家毁在你的手上吗?”
沈瀛懒洋洋的坐在沙发上,像是根本没听见他气急败坏的吼叫声。
“劳驾关上门。”
他温和的道,管家下意识的关上了书房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