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籤: 權寵天下


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權寵天下 起點-第1964章 必須好好陪着 家家门外泊舟航 兄弟怡怡 看書

權寵天下
小說推薦權寵天下权宠天下
赤瞳延遲善為了飯食,從此以後坐在涼涼的階石上檔次他。
她穿上綠色衣著,披帛纏在隨身,柔嫩的雲緞衣褲冪住中層石坎,蒙面了一雙嵌入真珠的緞鞋。
她雙手託著臉上,皎潔如玉的頰充裕可望。
她今夜做的飯菜較比扼要,雖然氣味很好,她那時的氣味和人的口味是大抵的,理當是被多樣化了。
她深歡娛看饃兄長過活的原樣,也夠嗆興沖沖看饃狼吃肉的樣式,大快朵頤,要命滋味。
她現如今能思悟最歷久不衰的事,硬是和饃哥成婚,然後每天都給他炊。
尋味就很稱快的。
夜間暗沉,月影擺擺,終歸才聽得耳熟能詳的跫然鳴,她猝提行,河漢八九不離十敏捷反光在她的眼裡,“饃饃昆,包子狼,爾等回去了?”
她謖來,張開披帛朝她們飛馳而去,黑馬抱住了饅頭狼算得一頓擼,包子狼躺在街上,呈現純淨的狼腹,都悶垮了,有人搭腔一轉眼的感受即便好。
但赤瞳消失搭腔它太久,立便首途站在包子哥哥的眼前,容顏生輝,“我今宵做了葫蘆瓜炒白條鴨,炒小肉,還有鮮蝦蔬湯,快進來嘗試。”
“好的,累嗎?”儲君理路笑容滿面,習慣地牽住她的小手往前走。
“不累,剛玩了。”赤瞳靠在他的膝旁,行路也穩紮穩打過江之鯽,消跑跑跳跳,“明晨我還計做燉湯呢,八珍湯,好喝。”
勤奮的小懶豬 小說
“八珍湯?哪八樣啊?”
“還不寬解,喜奶媽佈道我的。”赤瞳搖住手,眼底充塞了矚望,“你來日早晨歸來就能品味了。”
“哦?次日學,我就能喝了?”他笑著望她一眼,夙昔可都是學過兩三奇才給他吃的。
“我現在有底細了,很信手拈來的。”赤瞳填塞了自信。
春宮含笑,姿容裡老存著一份中庸。
赤瞳首先忙前忙後,伴伺著東宮哥,也虐待著饃狼。
飯食真正佳餚珍饈,春宮倍感她的廚藝果真停頓迅疾。
“你這手藝,能開市館了。”殿下笑著說。
“我才不給自己做呢。”赤瞳揚揚得意,“我休想過陣子學墊補,茶食剛吃了,進取從此當即給你做,我就專給你們做,不給自己做。”
儲君不怎麼頜首,也沒言語,把她做的飯菜全肅清,那邊,餑餑狼久已吃一揮而就生肉,出來躺在迴廊裡了。
喚人進去重整了工具,皇太子才叫赤瞳坐在自的身前,看著她問道:“諸如此類的日子,你悲痛嗎?”
九天神龙诀
“調笑啊,我歡愉起火。”
“嗯,大白天裡鄙俚嗎?”
赤瞳支起下頜,想了想,“間或挺粗鄙的,偏偏我醇美去找香茅,找雞蛋,還有回顧等你。”
“果兒會入贅,群芳也總有和樂的工作要忙,到時候你什麼樣?”
赤瞳道:“那就等你啊,搞好了飯菜等你,又你決不會直這麼著忙的。”
皇儲泥古不化她的手,賣力優質:“我有恐怕會比現在更忙,又忙很長一段流光。”
赤瞳雙目黑黝黝了下,想了想繼而又道:“那我就一成天小炒,給你爸和鴇母煎。”
“嗯……”皇儲看著她,“你能做成天,一個月,一年,卻力所不及不絕然上來的。”
“但我喜氣洋洋做菜啊,我不會倦,我還能學點補,學甜湯,學熱茶,呦都精粹學,你是不是認為友好會吃膩我做的菜啊?”
聽她的鳴響微微急了,殿下和悅地勸慰,讓她的心懷緩下,“不,我子子孫孫不會吃膩,唯獨,你有如許的意思意思,有如此這般的工藝,只做給我一度人吃,會決不會些許埋沒了你的軍藝?”
“發現我的布藝?”赤瞳怔了怔,沒想過本條題啊。
“你會決不會夢想奐人吃你做的茶食,莫不飯菜?”
“起色是渴望的,然而我不許無限制做給別人吃啊,那然則我專門為你學的呢。”
儲君看著她純潔的眼底徐徐狂升的何去何從,不斷優雅純碎:“赤瞳,有一度諦你要清晰,你入黨了,活在斯中外,你就不行只為我而活,你要為己而活,你的活命永久不須圍著一下人轉。”
赤瞳看著他,半懂不懂,可理解的那某些卻讓她稍事難過,“我只為你而活,圍著你轉,豈差勁麼?你不禱我這麼?”
顧她被麻麻黑掩蓋的眼底,春宮輕裝噓,算了,她還小,一刀切。
“我陪你出去溜達吧。”皇儲牽著她的手走出,雖然這幾日很累了,但她在宮裡確低俗,等他歸來單獨,與她說說話,成了她一天最緊急的事。
他必得諧和好地陪陪她的。

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權寵天下 愛下-第1914章 也該幫幫徐大人

權寵天下
小說推薦權寵天下权宠天下
徐一有没有办事的能力,肯定有,在潜邸的时候,他和汤大人双剑合璧,帮老五办了不少事,属于典型的开荒牛。
甚至老五登基的时候,内外有一些不太平,徐一也尽忠奔走,协同处理过不少棘手的事。
但就等同开荒牛的所有下场,庄稼开始茁壮成长的时候,牛就被投闲置散,甚至还要花草料养着。
而朝廷如今外无纷扰,内也太平,需要他奔走的地方就少了,这头牛,便一直被投闲置散到如今,旁的差事不是他擅长的,也干不了,毕竟,也不可能让牛去撒农药除草啊。
徐一的境况,大致便是这样,就算出差事,也只是协同而已,不是主角,大家记功劳不会记他这一份。
可他无用吗?怎么会?这些年亏得他在老五的身边,为这个说话,为那个平怒,没有徐一当这个润滑剂,多少官员得挨喷呢,老五也会气得血压飙升。
工作细胞black
漢兒不爲奴
等老五回来,元卿凌便与他说起了此事。
宇文皓听完之后,怒不可遏,拍着桌子骂人,在他心里,徐一很重要,也很能干,怎么就成了无用的人了?
“去年元宵,灯会的时候误以为有刺客,闹个人仰马翻,惊扰了百姓,散了灯会,京卫巡防处求到徐一,让徐一代为说情,朕才没有打他们的板子。”
“前年,恩科试题泄露,又有多少人求着徐一请他揣测圣意,趋吉避凶?”
“每一次出什么事,都是徐一在旁边兜底,免了他们多少斥责?”
“诸如此类的事,不知凡几,他们都忘了吗?”
元卿凌就知道他会生气,他自己可劲欺负徐一,但就不许旁人欺负徐一。
元卿凌也斟酌过一番了,道:“其实也怪徐一人太好了,人家求着他办事,什么好处都没给,便把事情办得妥妥当当,久而久之,这些人认为他应该办的,反而轻视了他,你看他们求到穆如公公那边,穆如公公是油盐不进,不给他们提供任何的帮助,他们反而对穆如公公敬重有加,二品的官员,在穆如公公面前都不敢说句重话的。”
穆如公公在旁边听到皇后的夸赞,顿时抬起了高傲的头颅,其实他都劝过徐大人了,有些人可以帮,有些人不值得,非常不值得。
根据他的情报网所得来的消息,这一次当面耻笑徐大人的官员叫甄子峰,刑部郎中,从五品,掌司法和刑狱,皇上登基第二年中的进士,为人爱出比较狂妄,总说惊人之语,因此虽有办事能力,这些年总是不上不下的,就坏在一张嘴上。
其他人说徐大人,都是在背后说的,他不然,觉得做人要坦荡荡,有什么话当面批评,美其名曰忠言逆耳。
天才后卫
他之前还求过徐大人办事,他小姨姐的儿子要入读志云书院,知道徐一和山主认识,便求他办成了此事,事后也只是请徐大人吃了一顿酒。
而且好几次他因为与其他官员争吵,闹到了御前,徐一也帮他说过话,不然早不知道被皇上申饬过几回了。
最强屠龙系统
我的食物看起来很可爱
真是白眼狼,这种人当初就不该帮他的。
宇文皓了解清楚整件事情之后,也知道是谁与徐一争执,当即冷笑一声,“是他啊?那好办,他刚好犯在朕手里,这一次正好连着其他人也一同教训了,叫他们还敢不敢无视徐一,轻蔑徐一。”
也该叫他们知道,没了徐一,他们的皇上有多可怕才行。
“甄子峰怎么犯在你的手中了?”元卿凌好奇地问道。
“有人参他的胞弟在闹事纵马伤人,他包庇了下来。”
“真的包庇了?”
宇文皓道:“还在调查,但估计以他的性子,倒不会真的包庇,或许是说几句情是有的。”
宇文皓对官员的性格是摸得透透的,这位甄子峰尤其会了解一些,因为他总是口出狂言,得罪人多,每年参他的折子都不少,徐一就给他说过情。
“穆如,明日早朝之后,把我们的甄大人请到御书房,朕单独伺候他。”
穆如公公摩拳擦掌,大声应道:“是!”
宇文皓心里是很生气的,也怪自己,这些年把徐一留在身边,少派他出去办差事,他原先是想着外头办差事的人有的是,徐一已经辛苦了很多年,留在身边少派些活儿让他多陪陪媳妇孩子。

好看的都市小说 權寵天下 六月-第1912章 徐一和阿四吵架了看書

權寵天下
小說推薦權寵天下权宠天下
安丰王妃回肃王府之后,打死不去开矿了,进宫去和元卿凌说话。
刚好太子带着赤瞳过来问安,她看到赤瞳之后,拉着赤瞳的手说了好一会儿的话。
遇见高冷医仙
打发了他们出去之后,安丰王妃问道:“是打算许给太子的?”
元卿凌没隐瞒,笑着说:“有这打算。”
“她的身世,你知道吗?”
元卿凌道:“大顺薛皇后的义女,封为朝阳公主,和咱家泽兰算是有缘分了,封号都是一样的。”
“义女?你只知道义女,是吗?”
元卿凌瞧着她,顿了顿,“其实我都知道的,这些事情,我心里有数,只是说与不说,是她们母女间的事,几时相认,在何地相认,我觉得咱不要干预的好。”
安丰王妃点点头,“你说得是,这里头设涉及的事情太多,咱不是当事人,说不明白的,还是让他们母女去慢慢理清楚吧。”
“是,王妃喝茶。”元卿凌招呼说。
王妃喝了两盏茶之后便走了,元卿凌想着看会儿书,却见阿四进来了。
阿四日子过得恣意畅快,这些年略显丰腴,依旧饱圆的脸颊红润,只是眉目里却有一丝愠色,再细看,那也不是什么红润光泽,而是气红了脸。
“怎么了?”元卿凌见状,笑着问道:“瞧你气得脸都红了。”
阿四气呼呼地坐下,“我的脸本就红,也不是他气的。”
“上茶!”元卿凌瞧着她,便含笑吩咐,“再上点果子蜜饯什么的,让徐夫人吃点东西撒撒火。”
茶点摆上来,阿四把滚烫的茶愣是喝到嘴里,顺着喉咙烫到胃部里头,脸色气得是更红了。
“说说吧,怎么了?”元卿凌瞧着她炮仗似的模样就觉得可爱,阿四这些年在徐一的宠爱之下,性子依旧单纯,这也是她的福气。
但是,元卿凌总想跟她说说,如今女儿大了,儿子也渐长,她是徐一妻子没错,却也是儿女母亲,所谓为母则刚,往后为儿女们筹谋的事多了去,总不能一味这么单纯,总得知晓些世故,懂些弯弯心思才好。
每一次这么说吧,阿四就显得毫无兴趣,总说不想虚与委蛇,也不想应酬。
元卿凌心里明白她为何不想出去应酬,虽说她如今是住在宫里头,哥儿姐儿也是养在宫里的,但是徐一官职不高,且为人大大咧咧,没有计较,人家求他办事,多半也是答应,这本是好心肠,却总有不识好歹的人,背地里笑话他吃袁家的软饭,所以才会左右逢源,想多结识一些权贵,便帮人办事,落个好名声。
这些事情,元卿凌一直都是知道的,但徐一和阿四不说,她若戳破了,反而是伤了他们的自尊。
还有一件事情,那就是当年老五说过收糖果儿为义女,这事如今反而是不敢说了,因为一旦真受了义父的礼,总得受封,起码也是个郡主了。
可一旦这样,到底还不是因为徐一的功勋,徐一会被笑话得更厉害,外头的话有多难听,想也知道,不外乎是说他先靠着岳家,如今又靠着女儿。
徐一那性子,怎受得住这些呢?
所以,如今阿四一来,她心里就有数了。
果不其然,阿四吃了两个果子之后,便开口说话了,“与徐一争吵了一顿,为糖果儿的婚事。”
说完,便是长长的一顿叹息,可见她心里也知道这场架吵得没底。
“议亲是好事,为什么要吵?”元卿凌引导她说出来,这事总得由她自己说出来才好说话啊。
阿四叹气,“糖果儿的婚事,本交托给了祖母,让祖母代为物色的,祖母的眼光你是信得过的,必定挑的都是家世秉性好的才会与我们说。”
“对啊,你祖母办事,当可放心。”
阿四眼圈红了,“祖母往日选婿,只着重人品,不看家世,看她老人家把我许给徐一便知道的,可如今竟不知道是怎么了,找了几个贵爵人家的公子,外头便传了些闲话,传到了徐一的耳中,徐一回来便说给糖果儿找夫家,不必找贵勋人家,找寻常些的,大家木门对木门,竹门对竹门,我信得过祖母,一时便和他争执了几句,他竟然摔门出去,他以往从没试过这般对我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