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籤: 秦兮


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冠上珠華 ptt-二十章·心意

冠上珠華
小說推薦冠上珠華冠上珠华
纪老爷子没想到萧恒这么快便要回总督府,神情恳切的挽留:“殿下光顾寒舍,寒舍蓬荜生辉,可我们招待不周,实在是心中过意不去。不知殿下能否赏脸,让我们能够将功补过,好好服侍殿下。”
萧恒过来赴宴, 结果先是头一晚被设计,然后便遇上他一出门纪家就被围的事,纪家虽然在这期间立场坚定,但是,到底是让人趁机算计了萧恒,因此, 心中颇为不安。
纪大老爷跟在一边,也忙附和。
萧恒笑了笑, 轻声道:“老爷子的心意, 我都知道。只是,如今公务在身,实在不便。何况,正有事要请老爷子帮忙。”
纪老爷子顿时精神抖擞,这位殿下雷厉风行,如今处置了杨参议,还接管了杨参议的兵,他肯让自己帮忙,那是在给纪家机会,他立即恭敬俯首:“殿下只管吩咐,我们纪家上下一定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!”
“请老爷子替我广邀城中士绅,这一次宴会颇多意外, 明天,我请他们吃酒。”萧恒挑眉,一双桃花眼微微上挑, 里面光芒灼人:“宴席便设在总督府。”
纪老爷子怔了怔, 随即便大声答应。
萧恒便点了点头,让纪老爷子他们也都退下去了。
做完这些,天也就真的不早了,廖经续那边先去后院接自己的夫人。
廖夫人这些天也是被这些事闹的有些怕了,见了丈夫才算是安心,夫妻在一块儿,廖夫人难免要问一问到底是怎么回事的:“杨参议怎么就猪油蒙了心了?他真是嫌日子过的太好了不成?”
哪怕是没把女儿嫁成萧恒,也不必这样想不开吧?
现在倒好,闹的家破人亡的。
廖经续洗了一把脸,听见妻子这话便嗤笑:“这你便不懂了,为何如此?还不是因为这些年,土人当真已经越发的眼里没有朝廷,朝廷的政令,到了这里,什么时候能实施过?在他们心里,他们才是能作主的人,对于朝廷的这位太孙殿下,他们一直也觉得, 太孙该是跟之前的钦差们一样, 都要捧着他们的。当发觉了钦差的态度不对,他们自然要想法子了。”
别小看今天这场民乱。
若是真的出了什么伤亡,那么萧恒必定是要灰溜溜回京城的,到时候,为了平息民愤,朝廷也不得不继续抬举杨参议。
人家的算盘打的精明着呢。
他笑了笑,让妻子:“罢了,不要再说这些。殿下说,明天要设宴招待城中士绅,就在咱们总督府,这次可一定不能出任何乱子,你回去便去准备此事吧。”
既然是在总督府设宴,那自然是总督府的女主人来操办。
廖夫人立即便正色:“大人放心,我心里明白的。”
另一头,萧恒分派完了事,见苏嵘要走,便挑眉:“我跟你一起去吧。”
苏嵘真是为难死了。
他是去找苏邀,让苏邀收拾好东西,吃完晚饭就回总督府的,现在萧恒跟过去算是怎么回事啊?
而且,而且这两人之间最近的暗流涌动,他哪怕是个瞎子,也都看出来了好不好?
他为难的踌躇一会儿,还没决定好怎么回话,萧恒便忽然开口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苏嵘正诧异,顺着他的目光便看见苏邀,顿时啊了一声跳下台阶去:“幺幺!正好有事跟你说,你去收拾好东西……”
萧恒这回也同样下了台阶,拉住了苏嵘,见苏嵘朝自己望过来,他并没有理会,只是正视着苏邀说:“我有事要跟你说。”
苏邀见他朝自己看过来,目光清澈坦荡,便忽然也笑了:“好啊,我也正好有事要跟殿下说。”
苏嵘在边上勉强笑了笑:“啊,也真是巧了,我也…..”
萧恒终于理他了:“永定伯有什么事,稍后再说吧。”
苏嵘瞪起眼睛,凭什么他的话就要之后再说?!
不过,他还没说什么,苏邀喊了一声大哥,语气坚定:“我有话想问殿下。”
好吧,苏嵘向来是听妹妹的。
妹妹既然都这么说了,他虽然心里还是担忧,却只能答应了,自己转身出去,把地方留给他们两个。
屏退了伺候的人,两人看着对方,一时间谁也没先开口。
等到一阵风吹过,苏邀鼻间有些痒,忍不住打了个喷嚏,萧恒忙解开身上的披风,要给苏邀盖上。
苏邀摇头,抬头正视着他,轻声问:“殿下,前天晚上,我听燕草说,你在我院子门口站了许久,结果却并未听说你有什么事。我过来,一是想问问你,是不是有什么事?”
她语气还算是平静,但是其实心里已经波澜起伏,一时掠过了无数个念头。
萧恒很坦诚的看着她,在回来的路上,他就已经做好了决定。
所以,他只是略一停顿,就径直说:“我是想要去问一问你,若是我开口,说我喜欢你,伱会如何回答。”
….
苏邀不能说自己这几天没有这么猜测过, 但是,当猜测成真,她心里还是止不住的浮现惊喜。
武神 主宰 sodu
最大的担忧都没有了。
她给自己想的那些如果全都没有发生。
萧恒给了她一个最肯定最肯定的回答,好像周围的花都开了,苏邀忍住心里的欢喜雀跃,尽量还是平静的问他:“那为什么,你最终又没有说?”
“因为我也害怕,”萧恒轻轻的叹了一声气:“说起来你或许不能理解,但是,我越是珍视的东西,便越是不想唐突。也因此,我怕若是你并不喜欢我,而我又贸然的表达了我的心意,你会不会觉得我是在冒犯你。”
苏邀抿了抿唇:“那你为什么现在又说了?”
“因为,我听说杨夫人母女竟然设计陷害你,简直要气疯了。”萧恒看着她,满心满眼也只有她:“幺幺,我发觉,我应当比我想象的还要更喜欢你,所以,不管你是不是喜欢我,我也要先告诉你我的心意。我很喜欢你,想要你当我的太孙妃,想要请皇祖父赐婚,不知道你愿不愿意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