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籤: 良人執筆


火熱小說 瑪雅啓示錄 良人執筆-第52章:逆徒閲讀

瑪雅啓示錄
小說推薦瑪雅啓示錄玛雅启示录
一行人相互警戒着,绕开杀戮者,循着草食兽逃遁的方向一路追踪下去。
在巡猎一队锲而不舍地坚持下,傍晚时分,他们收获到了应有的回报。
沼泽地上。
两块突兀出水面近两米高的宽大岩脊,前后衔接着,从草原一直延伸到森林那边的干燥土地上;将这两片土地,彻底连通起来。
一行人,欣喜若狂地望着眼前郁郁葱葱的丛林,无限遐想着。
脚下突出沼泽的岩脊,虽然干燥,但并不是过夜的理想宿营地。
这一处连接着草原与丛林的通道,也一定是,许多动物出入丛林的必经之路。为了避开那些不必要的麻烦,巡猎队需要在太阳彻底落山之前,在丛林中找到可以栖身的场所。
将队伍重新编整成更为紧凑的队形,大家踏过岩脊进入丛林。
一行人先是在丛林的外围,小心翼翼地探索一番;凝神聆听,从丛林深处发出来的各种声响。
整个丛林,在静谧中回应着一行人的期盼… …
她彻底地将自己蛰伏起来,让这一群心怀惴惴的闯入者们,不能轻易地窥伺到她的秘境。
已经出来十多天了,巡猎队必须加快探寻的速度。
趁丛林还未黑透之前,一行人得尽量地往丛林深处多探索一段距离。
哥儿几个凝神蓄势,孤狼突前,蝎子殿后,小心翼翼地向丛林深处挪去。
各种陌生的巨大乔木和纠缠在一起的藤蔓,即刻将一行人重重包围了起来;站在丛林之下,只能透过枝叶间狭小的间隙,看见被切割成零星斑块的天空。
手中缺乏可以劈斩的长刀,大家也只能尽量地避开那些,试图缠绕住自己的枝杈和藤蔓。
近两米长的矛枪,此刻反倒成为了一种累赘;每每遭遇到一些枝杈和滕蔓密集的地方,大家也只能想方设法地利用匕首,劲量清除一些实在无法绕过去的藤蔓,调整着身形姿态,不让矛枪过于阻碍了行动。
整个丛林彻底黑透以前,一行人,就近选择一颗被巨大的滕蔓绞缠在一起的巨树,攀踏着螺旋缠绕向上的滕蔓,爬上巨树;各自寻到一处可以休息的地方,窝在那里草草地吃了些东西,聊以果腹。
稀树草原上,曹建仁的驴友小队,顺利渡过了河滩之后,选择在一株大树下安营扎寨。驴客们应有尽有的小装备,让他们轻松自如地应对着野外宿营的一切;这也让这群人,格外得惬意。
能够在这个全然陌生的异世界里,体验一把想走就走的徒步旅行,让他们的自信心也膨胀到了极致。
“嗨!我说土拨鼠,咱们今儿个,没串错场吧!?”
“传说中的大狗,在哪儿呀!?这还是那个,传说中充满了血腥和不堪的稀树草原吗!?人要倒霉到何种程度,才能象你们三队的那两个倒霉鬼一样,弄得尸骨不全,惨不忍睹的。呃唵!?哈哈!哈哈… …”
徐嶋嘉,意气风发地揶揄着土拨鼠。
“哈哈… …嶋嘉!得饶人处,且饶人吧!人家巡猎队,那可是各个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的。不把这草原描绘得份外恐怖,怎么能够彰显出人家的不容易呀!一天天风餐露宿,茹毛饮血,用机智化危险为食物的。是不是呀!呃唵!?”王珂,也兴致盎然地调笑道。
“就… …是!我这还抱持着,‘风萧萧兮易水寒’的决绝,踏入这片草原;没成想,一整个下午,竟然如此得索然无味;不要说大狗了,就连个长獠牙的都没见到。现在想一想,我们简直就是笑话;被巡猎一队那帮孙子唬得一愣一愣的,搞得各个风声鹤唳,故步自封,还特么处心积虑地准备了这么多天。”李彤,有些后悔不迭地说道。
“哥儿几个,怎么说话呢!?人家巡猎队,没有功劳还有苦劳,没有苦劳还有疲劳,即便没有疲劳,那不是还有话痨吗!?人家那大嘴一张,血腥残酷自然来!你们就不能,善解人意地体谅一下人家吗!?上牙齿磕下牙齿,那也叫劳动!知道不!?”
“不许这么,毫无下限地诋毁人家。好不啦!哈哈!哈哈… …”苟良博,更是无下限地调侃道。
土拨鼠强忍住内心的愤懑,不经意地看了何佳钰一眼。
“行啦!你们还,有完没完啦!积点儿口德,好不好!?”何佳钰瞥了几个人一眼,大声抗议道。
曹建仁赶忙出来打着圆场,劝诫道:“好啦!小心点儿,总归没错!大家也都留点儿口德,没有郊狼和土拨鼠的前期探索,我们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找到合适的渡河点。人家巡猎队的伤亡,也都是确确实实;为了这一百三十多号人的吃喝拉撒,也都不容易。”
“既然,已经有了前车之鉴,我们大家还是不要太松懈了;该绷着的弦,还是要绷着。还是那句话,小心驶得万年船。”
“郊狼,土拨鼠!你们俩,也别太在意。他们就这样,疯起来,连自己都咬;虽然嘴上不饶人,也没什么坏心眼儿。呵呵… …”
这哥儿几个,瞄了瞄土拨鼠和郊狼,也觉得有点儿过了,遂即闭嘴。
营地里,王佳毅、大黄蜂和许志远也正商议着,该如何应对这一群自命不凡,擅自离营的逆徒们。
虽然,见到烽火的第一时刻,巡猎队就紧赶着回到营地,可那些逆徒们早已经无影无踪。
巡猎队重新返回草原,根据大致的方位花了些功夫,才找到了那群人的足迹;又循着足迹探索到天色将黑,无法再继续追踪,这才悻悻地返回营地。
尽管有争执,但本着人文关怀的精神,王佳毅还是决定,明日一早继续去找寻这群逆徒,试图说服他们返回营地。
柯山夢 小說
夜幕笼罩下的丛林,开始躁动不安起来,各种奇异的叫声,在周遭间错地此起彼伏;头顶的树冠层上,也隐约地传来小型动物爬行,或是蹿跳树冠层时发出的簌簌声。
1比6人偶
这个原先一直缄默的神秘世界,开始展露出她诡秘真实的面目。
毒蛇仔细聆听着这些,来自丛林暗处的脉动;希望能够从中进一步了解,身处的这个神秘的世界。
黑魆魆的暗夜中,一切都那么地令人难以琢磨;未知的惶恐从周遭的暗沉中,躁动着不断侵袭过来,与内心中蛰伏已久的迷惘,产生强烈的共鸣,让毒蛇始终不能安定。
令他不由自主地担心起来,暗夜中可能隐匿着的各种危险,在自己毫无防备的情况下,突然地打自己一个措手不及。
半梦半醒之间,毒蛇在长夜中备受煎熬… …
迷迷糊糊间,感应到天色似乎亮了,毒蛇这才安心地沉沉睡去。
正渐入佳境,毒蛇被唤醒了。
他有些不悦,勉强睁开双眼,看见了蝎子那关切的神情。
“怎么!?没睡好!?”
“没事儿,恋床。换个地儿,头一晚都不踏实。”
毒蛇,强挤出一丝笑。
“呵呵… …”
蝎子,关切地拍了拍毒蛇的肩膀。
“我们该,出发啦!”
“呃嗯!谢谢!”
毒蛇强打起精神,深吸一口气,双手用力搓了搓脸,好让自己尽快地进入状态。
无尽的绿障,正等待着这群远道而来的闯入者… …
营地里,巡猎二队已经集结完毕。
王佳毅跟大黄蜂和许志远交待一番,领着队伍再一次深入草原,继续追踪那几名逆徒。
舷窗后,一双处心积虑的眼睛,正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… …
曹建仁一行,也收拾停当了;一各个,踌躇满志地开始了新的探索之旅。
丛林中,孤狼格外关注着脚下的一切,时不时地俯身,仔细探查地表的痕迹,生怕遗漏了些什么。
丛林似乎也有意考验众人的心智,半遮半掩地不愿意轻易揭开她神秘的面纱。孤狼也很清楚,从来没有一蹴而就的成功,依旧锲而不舍地引着众人继续深入。
送别巡猎二队离开,大黄蜂赶忙跟炊事组对接当天需要的物资;饮用水暂时短缺,需要巡猎三队尽快解决。
大黄蜂召集剩余的队员,联合巡猎二队留守的藏獒和西伯利亚狼重新编队,准备一番,离开营地。
混迹于炊事组的王运发,第一时刻将此消息告知了那个幕后的老大。
無限複製 小說
“汪哥,好消息!三队,也出去了。”王运发,喜形于色地汇报道。
“呃嗯!?”
汪老大,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。
“嘿嘿… …确切消息,五分钟前,三队出去给炊事组打水去了。”王运发,谄媚地补充道。
“你那里,东西都准备好了吗!?”汪老大,不容置疑地问道。
“我办事儿,汪哥,您就请放心好啦!随时,可以征用!”
“昨天整的那出幺蛾子,搞得老头儿神经兮兮的;不过,汪哥,您请放心,这点儿小事儿,还难不倒我。”王运发,讨巧地继续卖着乖道。
“你去通知水鬼,刀疤他们,一会儿机尾汇合。”
汪老大,果断地发出指令。
“好的,汪哥!我,这就去!嘿嘿… …”王运发两眼冒着贼光,唯唯诺诺道。
“收着点儿,别太招摇!”汪老大,一脸不悦地提醒道。
“好的,汪哥!我这心里,跟个明镜儿似的。呵呵… …”王运发,赶忙讨巧道。
“哼… …哼!把事情,先做好啦!”汪老大一脸严肃地望向王运发,沉声叮嘱道。
“好嘞!您请,放心好啦!汪哥!”
王运发谄媚地说完,屁颠儿屁颠儿地离开了。
汪老大路过商务舱,不经意打量着里面收容的几个病人;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,与那几个人喧了几句,不紧不慢地赶去机尾与其他人汇合。
刚出机舱,汪老大遇见一女的,急匆匆地从身边掠过;他随口,问了一句。
“怎么啦,您这是!?这么,着急呀!”
那女人,没好气地甩了一句。
“我倒要,好好问一下那个姓秦的;我妈今早,吃了她弄回来的那些鬼玩意儿,就一直拉个不停;眼瞅着,就要脱水啦!”
“这可是大事儿,耽搁不起!您请,赶紧点儿;老人家的健康最重要了,可不敢耽搁啦!”汪老大,一脸关切地安抚道。
“哼哼!”
那女人扭头瞥了汪老大一眼,急匆匆地走人了。
汪老大眉间一挑,顿时有了主意… 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