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籤: 重生:回到1992當土豪


优美都市言情 重生:回到1992當土豪 線上看-第33章、一根扁擔嚇毛人展示

重生:回到1992當土豪
小說推薦重生:回到1992當土豪重生:回到1992当土豪
郑家山已经五十多岁的人了,看着眼前的舅子舅母子,俨然一副不讲道理,先收拾一番他这个大姐夫再说的样子,气得不轻,有种秀才遇上兵,有理讲不清的无力感。
再看王兰花,在她兄弟媳妇的拉扯之下,向着自己走来,不打死他不罢休的样子,只能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兰花,到了现在,你还一意孤行,蛮横不讲理?”
“哼,别跟他废话,先给他几个耳刮子,再让他钻你裤裆!”王钻的妻子,拉着王兰花,恨恨地说。
看热闹的人听得好笑,这婆娘一看就不是好人,长得丰满无比,损人的招儿却是了得,如波涛一般汹涌。
如果郑家山真的在大庭广众之下,从婆娘的裤裆下钻过,还如何抬头见人?
有人开始同情起郑家山来,想他年过半百,从来不敢摸自己家的老婆一指,但是,为了郑老太,动了一次手,就落得如此下场,真是男怕娶错婆娘。
王兰花强横惯了,如今又有娘家人撑腰,如何会放过郑家山,上前就要动手,要把他打得无地自容,羞辱得永远抬不起头来做人。
“住手!”就在这时,郑老太听到了外面的吵闹声,出门正看到王家人欺负郑家山,提了一把小钉耙走了过来,使出全身的力气吼道,“谁敢打我儿子,老娘就跟他拼了!”
别看郑老太八十岁的人,走起路来,小脚一点也不软,手里的小钉耙一扬,吓得面前的人急忙闪开。
极武玄帝
大家都是有脑袋的人,自然明白,郑老太年事已高,说不定一口气上不来,就会给自己惹上麻烦,当然不敢摸老太一指头。
“妈,你快回去,这不关你的事!”郑家山急了,忙着出言相劝。
郑老太可不管这些,提着钉耙,直接就向着几个控制住郑家山的人就打。
几人吓得放开郑家山,退到了一边。
郑家山忙着扶住郑老太,害怕她急火攻心,摔出个闪失。
“别怕,有老娘在,谁敢动你?”郑老太看着人们,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和力量,护住郑家山。
郑家山叹了一口气,泪水却流了下来,说道:“我这是造什么孽呀?真是没用,老娘一把年纪了,就不能让您安稳几年?还要让您为我强出头,我真是没用!”
“哼,老不死的!出来添什么乱,你以为护着你儿子,就拿你没办法?”王兰花并不吃这一套,上前一步,就要动手推开郑老太。
王钻的女人赶紧抓住,轻声说道:“不可,这么多人看着呢……”
几个上了年纪的十里村人,听了王兰花的无礼之言,只能摇头叹息,不知说什么才好?
“哈哈!”又是一声笑声传了出来,不过,这声音有些得意,让人们不由得回头。
只见又一个老妇人,从郑家山房子背后走了出来。
郑家山看了一眼,内心开始崩溃:老岳母也来了?还真是全家子出动呀!也太看得起我郑家山了。
“亲家母,想不到你八十几的人了,身体还这样硬朗,我虽然比你小几岁,也是七十了,好歹也来陪陪你,一起死了的干净。”王母一边走来,一边说着,大有一副你郑老奶敢动,我王老奶就陪你一起死的样子。
郑八斤听到消息,赶来之际,刚好就看到了这一幕,不由得笑道:“果然是有备而来,还兵对兵将对将哟!弄得就如打仗一样?”
其实,他的内心依然有些紧张,这王家一家子打上门来,来势汹汹,正在气头上,而自己郑家,在这里的人缘并不好,没有几个人会帮自己,气势上就输给了对方。
六一快乐 小说
再说了,就算是村里有人帮忙,打出事来,吃亏的也是大伯家。
真可谓是赢的输钱,输的可能就是赔命!
不过,尽管他不是大脑发热,干了再说的冲动人物,在听了王家打来之时,依然提了一根扁担赶了过来,好歹也不能让大伯一个人面对,受尽王家的欺侮。
无法告人的秘密爱好
清清怕他闹出事来,想要跟着,被他劝住,让她好好在家里看着家里的财物,不要中了别人计,最后落得个人财两空。
清清不放心,一定要跟着,郑八斤说道:“你放心,我不是那种做事不顾后果的人,有我在,架是打不起来的。”
“那你提扁担做什么?”清清狐疑而又担心地说。
“放心,只是起个震慑作用,不会轻易出手,你忘记了,我是半仙,怎么能被几个凡人逼得动手动脚。”郑八斤说着,故作轻松地在清清的脸上叭了一口,笑道,“你放心好了,我还得留着有用之躯,给你用呢!”
“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没个正经?”清清羞喜交加,心情变得复杂起来。
“好,我陪八斤去看看,你就放心守在家里。”年建安刚好在,看到了郑八斤和清清的样子,叹了一口气,劝说着清清。
清清依然不是很放心地看了一眼年建安,突然想起,自己和郑八斤的举动,一定被他看见了,瞪了一眼郑八斤说道:“那你小心一点,看着要吃亏,首先想一想我,如果没有你,我是活不下去的!”
复活恋人
郑八斤呆了一呆,笑道:“放心,没事的,在家等着我!”
……
看着王老太的郑家山和郑老太,听到郑八斤的声音,不由得松了口气,就如找到了主心骨一样。
而王老太却是面色一紧,沉声骂了一句:“你他妈的谁呀?”
“就是你这废物,郑老海家的酒鬼儿子!要不是你的怂恿,郑家山这挨千刀的,也不会动手打我,你还敢来?”王老兰看着郑八斤,恶狠狠地说。
胡英跑到了郑八斤的身边,担心地说道:“他们就不讲理……”
“放心吧!”郑八斤打断了胡英的话,上前一步,看着王兰花说道,“你说是我怂恿大伯打你的?”
“不是你还会是鬼?”王兰花盯着郑八斤,看了他手里的扁担,冷冷地说,“你提着武器,是想要打谁,有种就动手呀?”
“哦,不是,这不是武器,这是一根扁担,是用来挑东西的,同时,也可以用来吓毛人,绝不能用来打架!”郑八斤笑着说道。
看那笑容,真不像是来打架,反而像是来看热闹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