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籤: 鳳火火


言情小說 救命!王妃又在裝嬌弱了討論-第91章 王爺懟人,不留情面相伴

救命!王妃又在裝嬌弱了
小說推薦救命!王妃又在裝嬌弱了救命!王妃又在装娇弱了
可怜殷重华从未想过自己会被可爱的小表弟往心口捅一刀,而且被捅刀以后他还不能揍小娃娃,只能自己哭笑不得的认了。
他又好笑又好气地叹息一声,捂着自己心口,幽幽盯着殷年荣:“荣儿,三表哥不想喜欢你了,你伤三表哥的心了。”
荣儿并不知道自己刚刚的话有多扎男人的心,见娘亲和三表嫂都笑,他也跟着笑。
他还拍了拍殷重华的胳膊,安慰道:“伤心了呀,那三表哥你就现在生娃娃呀!你现在生一个,十四年以后你的娃娃也十三四岁啦,再等几年你也可以跟人家一样抱孙孙做祖父啦。”
仙道長青 小說
殷重华看着小家伙,无奈望天。
他并不想要这样的安慰。
越安慰越扎心好吗?
还不如说他生不出孩子呢。
他没好气地揉了一把荣儿的小脑袋,又瞅了一眼扭过头去偷笑的南宝姝,这才看向大长公主。
他站起身来,笑问:“看姑姑您盛装打扮,您这是也想去寒山寺是么?”
大长公主还记着昨日里殷重华对她的不客气,冷冷淡淡回答道:“怎么着,我还去不得了?”
殷重华点头,直言不讳:“是,荣儿能去,姑姑怕是不去为好。”
在大长公主冷嗖嗖的视线里,他上前一步,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:“荣儿一个人去,寒山寺的山门能为他敞开,可姑姑您要是一同去,那么小舅舅为了不让您打扰死者亡灵,恐怕您和荣儿都会被拒于门外,到时候叫那众多香客看您和荣儿的笑话,您可就颜面无存了……”
大长公主冷冰冰地睨着殷重华:“呵,你这是替你小舅舅来拦我的?”
殷重华拱手道:“不敢,侄儿是来保住姑姑您颜面的,小舅舅那个人的脾性您最了解,平日里他都刚正秉直不肯给谁颜面,更莫说如今正处于小舅母的生辰忌日,处于他最悲痛的时期,您若是非要在这时候前往寒山寺触他霉头,他……恐怕不会给您留颜面。”
大长公主脸色变得很难看。
在人兴头上浇冷水,谁都会不高兴。
尤其浇冷水的还是她讨厌的人。
她咬牙,嗤笑道:“不留情面,呵,当本宫怕他是么?寒山寺可不是他卫云庭的私宅,他去得,本宫也去得,本宫这几日睡不安枕,想去拜拜菩萨上上香,以求心安,他有什么资格阻拦我?”
殷重华笑眯眯道:“我记得小舅舅曾说过,碰到厌恶的人,想赶就赶了,想拦就拦了,要什么理由,要什么资格?没有厌恶的人在一旁恶心自己,自己心里痛快了,这就是最大的理由和资格。”
大长公主没想到殷重华会这么不给她留面子,顿时就愤怒地盯着殷重华,怒骂道:“你放肆!这就是你对长辈说话的态度吗?”
殷重华莞尔:“姑姑息怒,侄儿只是跟您转达小舅舅曾经对您说过的话,侄儿是为您好啊,小舅舅那般恣意的人,您何苦去招惹他?如今正是小舅母忌日,这种时候您若与小舅舅闹起来了,满京城还不知道会说您什么呢……”
他瞥了一眼大长公主,低着头,慢慢道:“万一有那嘴碎的,误以为是外室想去正室夫人面前作威作福才惹怒了小舅舅,闹出了这些事端,难堪的可不是小舅舅,而是您和荣儿啊。”
大长公主死死盯着殷重华,俏脸冷若冰霜。
殷重华站在那里微笑着任由姑姑愤怒,嘴里轻飘飘的说着:“姑姑息怒。”
大长公主狠狠掐着掌心瞪着殷重华,良久以后,最终还是她怕了卫云庭那厮,怕那混账东西当真做出让她颜面扫地的事来。
她咬牙妥协了。
冷哼一声,她怒气冲冲道:“不去就不去!当本宫稀罕?”
她看向正仰着头担忧望着这边的荣儿,努力压下怒气:“荣儿,咱们不去了,咱们就待在家里,不去那寒山寺讨人嫌!”
荣儿一听娘亲不让他去了,顿时变得特别难过,浑身的喜气洋洋一下子就散了。
他低着头,看着自己这一身刚做的新衣裳,难过地说:“我……我还想去让卫尚书看看我新做的衣裳好不好看呢……我挑了好久才挑到这匹绸缎的,好好看的,跟他的官服一样的颜色……”
大长公主听到儿子的话,眼眶蓦地一酸。
她掐紧掌心,看着儿子的发旋,眼里涌上了泪光。
荣儿哪里是想让卫尚书看看自己的衣裳好不好看啊,明明是穿着跟爹爹一样颜色的衣裳想去爹爹面前走一圈……
她家荣儿才五岁,这么小的孩子却连思念爹爹了都不敢直说,只敢说想让人家看看他的新衣裳好不好看……
看着这样难过的荣儿,她又怎么狠得下心将荣儿关在府里,不让他去寒山寺见卫云庭呢?
卫云庭对她再冷漠再厌恶,那也是她自己折腾出来的,在她六年前给卫云庭下那种药之前,卫云庭并没有为难过她,并没有对不住她的地方,不是么?
卫云庭并不是娶了她却变心负了她抛弃她的人渣啊,她又为何要阻拦这父子俩相见呢?
闭了闭眼,大长公主深深吸了一口气,压下心头的怒火。
她走到荣儿面前,蹲下去,温柔拉着荣儿的小手:“好啦好啦,你想去就去吧,娘亲不拦着你。”
听到这话,荣儿蓦地抬头看着娘亲,眼泪汪汪的他破涕为笑。
他重重点头,高兴得直咧嘴:“嗯!谢谢娘亲!”
大长公主看着这样的儿子,再大的火气也烟消云散了。
她捏了捏儿子嫩嫩的脸颊,嘱咐道:“你要答应娘亲,去了以后要好好听三表嫂的话,不许乱跑,不许捣乱。还有,那寒山寺是出家人住的地方,人家不吃荤腥的,你不许吵着闹着非要吃大鱼大肉,好吗?”
荣儿乖乖点头:“知道了,娘亲,我会乖的。”
大长公主又低声说:“还有,如果卫尚书要你给他夫人跪下磕头,你不许跪,听到了吗?你可以给她上柱香,毕竟死者为大,她是长辈,你给她上香是可以的,但是你不能跪她,你跪了她,就是打娘亲的脸,知不知道?”
荣儿点头:“我知道了,我只跪天地君王菩萨和爹娘,不跪旁人。”
他抱着大长公主的脖子,澄澈的眼睛里只倒映着大长公主一个人的影子:“而我只有一个娘,就是您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