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籤: 鳳醫女帝


都市言情小說 鳳醫女帝 線上看-第62章 《獨坐敬亭山》(更三)熱推

鳳醫女帝
小說推薦鳳醫女帝凤医女帝
无奈的秋月只得将小二借以添茶的名义喊到身旁,偷偷的询问一番。
小二瞧着秋月认真的模样,先是一愣,随后也体会到了秋月的尴尬,急忙小声嘀咕道:
“这位小姐是外乡人吧!此处位置都是给极大名气的诗人坐的,而且若是要做这个位置定要是要分享出一首极好的诗放行,若是诗令众人不满意,那些诗人按照往常的规则是不会让您离开的。”
秋月满脸无语,好家伙,她终于算是知道这个位置为何没有人坐了,原来是这样,那三个人也太不讲义气了啊!
最強升級系統
秋月突然发现了一个漏洞,赶忙询问道:
最后一个道士
“那如果是一直都没有好诗句不是会一直被刁难吗?”
“不会如此的小姐,若是如此,那些诗人倒也不会过于为难,等作出三首诗便能离开,那些诗人倒也算是有同情理的人,不过如小姐这般的倒是第一人。”
秋月被这小二弄的满脸糊涂,什么叫如自己的就是第一个?明明就是应该搞个告示之类的啊!不然自己这种不打听事情的怎么办?
“小二,这怎么讲?”
“小姐在此坐了近半个时辰有余,这放在之前都是说明小姐有一首极其好的诗句,只不过在此修改罢了,时间越长说明诗句也好,不过小姐你这次可能难出去了,若是让众诗人知道……”
“砰”的一声,是秋月心碎的声音……
小二自觉逗留的太久了,若是待的太久这位小姐可能算是露馅了,便就此离去了。只留下满脸懵逼的秋月。
秋月很快将自己的情绪按捺于心底,冷静的分析现在尴尬的局势,同时还不忘拨弄一些茶杯,给人以自己在沉思的模样。
随后秋月想明白了为什么雪草同韵儿会离开自己,肯定就是那个糟老头子的问题吧!
秋月脸上泛起丝丝微笑,随后场中的沉寂被秋月打破了。
“王老,来这坐吧,不必在此对我感到有些见外,大家都是来瞧我作诗的,不会冒犯你的。诗自然是我作的,不必如此这般。”
秋月开口直接将场中的焦点吸引到王老身上,此刻的王老如坐针毡,若是不过去他怕自己被唾沫淹死……
王老一回头,发现韵儿和雪草两人已经离自己十万八千里了,还一直在忍着笑。
痛苦的王老只能起身往秋月一边去,他没想到秋月会用这一招给自己拉下水,早知如此,自己就提醒一下秋月了……
回到秋月身旁的王老瞧了一眼秋月,发现秋月用着三分薄凉、三分讥笑、四分嘲讽的眼神看着自己,尴尬的王老不敢与其对视,赶忙移开自己的眼神。
王老或许还没发觉,自己的老脸已经发热——在外人看来就是如同熟透的苹果般红。
秋月看着这老头子的模样,心中出了一大口恶气。这糟老头子简直太坏了,自己总算是成功的扳回一程。
至于所需要的诗句,秋月没有一丝担心,因为李白、杜甫等等的大诗人给了她足够的信心,不过秋月觉得日后却是要给今后的李白等诗人提前烧点纸……
不去管王老的行为了,秋月让王老独自在凌风中飘乱,自己则是在思考用什么诗句会比较合适,要拿出些一首诗能解决的杰作。
秋月思来想去,终究是决定选择杜甫或者李大诗人的诗,虽说李清照等人的诗也很好,可如李清照等有独特意境的诗人太少了,关键是李白的诗作也是极多的!
最终,秋月选择李白的《独坐敬亭山》,毕竟秋月认为这首诗是最符合自己刚刚所处的意境,一个人眺望远方,至于为什么是独坐敬亭山,只能是靠其他诗认的意淫了……
秋月再一次的将小二唤上来,这个小二是第三次上来了,他心中其实有些崩溃。
第一次小二一位是什么不得了的大诗人,心中无比激动。第二次他的心态就已经崩了,更不用说这一次了,心中很失望。
不过秉持着自身的工作,小二还是客客气气的走到秋月身前询问秋月有何吩咐。
秋月见小二对自己的态度一如既往般的和蔼,倒是有些高兴
“麻烦你替我准备些纸和笔墨,可否?”
小二用一脸疑惑的眼神看着秋月,最后还是下去准备了。
秋月瞧了眼无所事事的王老,一脸无奈
“糟老头子,你会写字不?”
王老满是不爽的看着秋月,这不是在侮辱人吗?尤其是自己写的一手好字。王老重新露出一股傲慢的表情看着秋月。
秋月看着如此骄傲的小老头,真的有些乐到了,不由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苦笑,自己爹爹怎么给自己找了个如此好玩的老头。
“那一会儿我来念诗,你来写如何?”
王老没听过秋月有啥名气,认为她写的诗应当是一般的,不过这次被抓到这来,王老也只得为其写了,现在两人是一条船上的……
雪草与韵儿也不在一旁看着了,而是主动的回到秋月那。
二人知道是写诗时就已经将提起的心放下了,两人主要是想跟着王老一起恶心一下秋月而已,不出意料,她们不仅实现了自己的目的,还看到了王老吃瘪的那一面。
秋月笑骂了一下她们两人不讲义气,随后便也没将此事给放在心上。
未来断点
小二的动作很快,一会儿便将纸与笔墨拿给秋月。
秋月看了一眼王老,王老嘟着嘴开始研起墨来,雪草和韵儿两人看见王老如此模样,实在是没忍住笑出声来。
“哎呀,王老,你赶紧的。我念你写,咱们早点写完就能走了,不然你想在这被盯着多久。”
我的神瞳人生 小說
王老喃喃自语:“写了也走不了啊……”
秋月没有理会王老,而是等到王老拿起笔,便轻轻的念了起来。
“众鸟高飞尽,孤云独去闲。相看两不厌,唯有敬亭山。”
王老落完笔后有些震撼,他虽然不懂诗,可作为一个外行人也能瞧的出这首诗究竟有多好。雪草和韵儿见过后,认为这才是秋月的正常水平。
秋月念完后便起身离开了,将纸留在此处便可。